這段援-交line回憶一直是我的痛

當前位置: 援交首頁 > 援-交line >

不過我想到紅毛李虹幾個的樣子,猜援交是在這裏混的,自个壹個外來人還是不要招惹才好,又過了兩天,爸媽就準備帶我回家。這段回憶壹直是我的痛,假如不是今天老媽提起表妹,我是絕對不會提起的,仅仅現在表妹俄然要來我家是要幹嘛? 我心裏是不想見到表妹的,三年前的工作實在是太丟臉了,援-交line自个居然被幾個女性設計,乃至還差點被強奸了。

這工作要是給別人知道了,必定會笑死我的,麻的!但是見到了她我該露出什麽樣的表情?想了想我決定破罐子破摔了!麻的!假如表妹過來還想要幹我,我就先下 手為強!美丽的自个上,不美丽的叫人來上!援交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,表妹我不知道,但從那件工作之後,自个真的成為了壹個小混混,打架鬥毆的工作沒少幹。不過 也許是李虹的陰影吧,對於那些主動送上門的婊子總是沒有什麽興趣,以至於到現在我都還是個處男。

相比之下,援-交line我的高中生计實在是太無聊了,所以我決定乘著表妹過來,看看有沒有啥风趣的工作能够做。第二天表妹就過來了,來的比我想的還要快,那麽急難道真 的想幹我?邪惡的想法在我腦海中壹閃而過,不過隨即就被隱藏了起來。援交妹飛快的去把大門打開,終於看到了讓我蛋痛許久的表妹。
這段援-交line回憶一直是我的痛